您所在的位置:浦城新聞網 > 旅游 > 正文

故鄉情懷——福羅山生態考察記(續)

2015-02-02 16:05:40??來源:浦城新聞網  責任編輯:鄧忠衛   我來說兩句
分享到:

莊宗超

接著是真正的登山,路隨著山勢變得陡峭難行。道路兩旁的闊葉樹和針葉樹混交林雖然仍是遮天蔽日,但崎嶇的登山路,很快使人汗流浹背。上行數百米,在小山彎里有一簡陋木屋,周邊有幾片菜地,看來是有人居住,但柴扉緊閉,所以未作停留。大約又艱難地走了四十分鐘的路程,在兩條猛犬的狂吠聲中,我們來到溪南公社最偏遠的一戶人家。這住家的木屋雖然簡陋,但并不破舊,四周相對寬暢、陽光充足。一看就知道主人很在意自己住家環境的完善。在這等高線上,由于平均氣溫較低,闊葉樹已不多見。杉樹、松樹這類針葉喬木還是長勢良好。灌木林已不如山下茂密,混交林逐漸被屋后漫山遍野的竹林所替代。山泉漫過院子的小水塘滋潤著翠綠的茶叢。紫薇花旁的石頭、木墩是隨心休息的座椅。大石頭下蕙蘭秀雅,彩蝶翩翩。幾棵油桐樹正盛開白色的花朵。山茶花雖然不多,但紅色的花朵卻恰如其分地點綴著這滿眼蒼翠的山野。

在大自然的懷抱里,一切豪華的建筑都是多余的,唯有這以樹皮為瓦、荊門柴扉的木屋是如此的樸素協調。如果我是文人,一定會費盡筆墨大加渲染。

木屋附近的山坡地經主人開墾,種著玉米、番薯和蔬菜。這是山民賴以為生的糧食。院子旁邊圈養著雞、鵝和豬,雖然數量不多,但絕對是優質肉類,可以基本滿足這家人對動物蛋白的需求。路旁我發現安裝著一些“機關”,應該是用來套小山獸的。木屋墻上晾曬的鹿皮、狐皮質量上乘,用來換油鹽是沒有問題的。房前屋后有好幾個圓木桶養著蜜蜂,可源源不斷地供應他們充足的高檔糖分。水溝中浸泡著一捆捆毛竹片,經晾干后可以用來解決照明問題。

深山客來少,我們的到來使主人感到萬分榮幸。用甘醇的泉水沖泡自采的山茶和炒得松脆的南瓜籽盛情招待稀客。我們一邊喝著茶,一邊饒有興趣地聽他講述他們一家遠離塵世的生活樂趣。

主人年近六十歲,是三十多年前從浙江龍泉縣逃荒到這里的,現在一家六口人,他與老伴及兩個小孫子住在這里,兒子和兒媳就住在靠近山下的那個木屋。他平日除了種些蔬菜和雜糧外,也采集草藥。山中藥材種類很多,較容易找到的是當歸、黨參、甘草、厚樸,這是他重要的經濟收入,用來購買細糧和生活用品。老伴養的家禽用于過節改善生活,每年養一頭豬,過年殺了,大部分腌成臘肉,一年到頭省著吃。養蜂的蜂蜜也能賣些錢補貼家用。言談中,他對生活的滿意度還是較高的。我們由衷地為他感到高興。

至于醫療之類不太令人愉快的話題,他沒說,我們也不好多問。看這老者和他的老伴身體健康、神清氣爽,我相信在這良好的生態環境中,是不容易生病的。更重要的是,他們少了許多塵世的功利煩惱,有平和的心態,這是中醫最強調的養生之道。再說,即使有些小病,所需要的中草藥也是可以就地解決的。

賴社長頗有愛民之心,認為在這深山老林生活不方便,勸他遷到茶坪生產隊居住。大隊長也表示會為他們妥善安置。可他舍不得離開這里。過慣了多年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的簡樸、清靜生活,他已無意介入現代社會。

耳聞目睹這一切,我頗有感慨:人原來是可以這樣生存的。在大自然的懷抱里,一切取之自然、順其自然、與世無爭、知足常樂。這大概就是道家所追求的“道”吧!

盡管感慨良多,到此也只能把筆打住。因為我現在所寫的是考察記,不能過多地抒發個人感想,這也算是動筆之道吧。


茶后,他陪我們就地參觀。賴社長對他砍伐國有林頗有意見。因為他用來圍護墾地的護欄都是上等的杉木。他解釋說:山里野豬多,農地不攔起來是無法種植的。這護欄也只能防止野豬來糟蹋,對猴子是沒用的。特別是苞谷收獲的季節,只能靠人工看管,稍有疏忽就會顆粒無收。他指著遠處的竹林說,那里就有一群猴,約有二十來只。果然,我們看到了那邊的毛竹梢在亂晃。我問他捉過猴子沒有?他說:猴子最精靈,根本捉不到。解放初,曾有外地人來捕捉。他們先用玉米投喂數月,慢慢地把猴群誘入陷阱,先殺雞教猴,然后殺猴教猴,把猴子嚇乖了再一只只捉出來。不過,也會放掉幾只,算是積德。他認為用這種方法捕猴要不得,所放掉的猴子再也不敢留在這里,現在的猴群是十幾年前從外地遷來的。

聽他講完猴子,出于對物種考察的興趣,我問他是否見過老虎?他說:現在老虎并不多,不過這些年來曾碰到過兩回。一回是傍晚采藥歸來,一頭老虎攔在路上,他揮手示意它讓開,這虎就退到路邊讓他過去了。還有一回是老虎把院子里的鵝叼走,他趕快抓起一把鋤頭抄近路趕去,老虎只好把鵝放下,像小偸一樣溜走。我問他為什么不害怕,他說:是它偷我的東西,我并沒有得罪它。

這“談虎變色”的事,從他口中說出來,竟如此有意思。看來,這大山里不僅人善良,連老虎也可愛,真是匪夷所思。如果這華南虎的故事發生在四十年后的今天,將震驚世界,全國也將為之歡呼。

看到我們對山獸的話題有興趣,他又講了些別的獸類:熊他沒見過,只聽說去年有獵戶打到過一只。山羊倒是見過幾回,不過都是在距離很遠的巖壁上。最讓他討厭的是狼,在有月亮的晚上,經常有狼在遠處嚎叫,弄得狗整夜狂吠不停,挺鬧人的。最使他感興趣的是山麂,肉很鮮美、皮也值錢,數量較多,經常可以套到。不過當它自己跑到家里來是一定要善待的。來做客的山麂要么是逃難,要么是大雪封山找不到食物。所以要好好地招待,然后系上紅線送它走。

聽完這許多有趣的事,我意識到這山民對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理解比我們更深刻,因為缺少人群的相互支撐,他們一家人的生存都有賴于自然的恩賜。至于砍一點杉木用來保護耕地,套一些小山獸增加些許生活資料,都應該算是合理領受大自然恩賜的一部分。所以辦事挺原則的賴五全社長,對他砍伐國有林也只是輕描淡寫地說幾句而已。這應該可以說是官民和諧相處吧。

時間在愉快的談話中不知不覺過去,已是中午11點鐘,到山頂還有一公里左右的路程。盡管上邊已經沒有什么國有林,不過在制高點可以一覽無余地觀察各山頭的林地情況,賴社長是非登臨不可的。對我而言,難得的福羅山考察還沒有結束。至于其他同伴也是難得到此一游,務必盡興,大家心照不宣,目標一致。謝過主人的茶,更再三感謝留我們共進午餐的盛意。因為不忍打攪他們平靜的生活,更準確地說是不忍分享他們來之不易的生活資料。只請他中午為我們送些水到山頂,因為那里是不會有山泉的。他對能為遠道而來的客人做點什么感到十分高興。

從這里上山的路更陡峭難行,我們各找一根木杖,繼續登山。隨著海拔升高漸有涼意。針葉喬木逐漸減少,與灌木混生的竹林連成浩瀚的竹海,蔚為壯觀。這里除了有猴群活動外,大型山獸很少,大都是小動物。偶然有“土豕”在林間逃闖,這是以竹鞭為食的嚙齒類動物,身體肥胖,約一尺長,絨毛細密、呈淺黃色,腳短爪長,可方便地打洞找食,有鋒利的大門牙,這是啃食竹鞭和進行自衛的利器。大隊長說:在竹林下還有善于打洞找螞蟻吃的穿山甲。這穿山甲在市場上很常見,當年與豬肉賣同樣的價錢,我曾買過一只。發現它似乎沒有什么自衛能力,受驚嚇后來不及逃走就卷成一團,像個橡皮球,任小孩滾著玩。舌頭細而靈活,有十幾公分長,用來伸進蟻窩粘出螞蟻吃。它的眼睛很小,似乎沒有什么視力。這很可能與打洞為生、眼睛用不上有關。鼻頭長在細長的嘴前,端頭能靈活擺動,很適合在洞中嗅聞搜索。這些生物特征很好地印證了“用進廢退”的物種進化規律。


穿過竹林,山勢漸緩。在這種高度,只有杜鵑花這類小灌木與茅草混生。由于沒有樹林的阻擋,風速大增,漫山遍野的茅草在風中猶如海浪起伏。偶爾會看到灰色的野兔驚慌逃闖。這高山草甸與山下迷人的風光對比是如此的單調乏味,不值得我多費筆墨描述。倒是路旁裸露的巖石上有許多“螞陸”,雖然令人討厭,但還是值得一提。這被曹雪芹稱作死而不僵的百足之蟲,個頭大的有鉛筆的三分之二長,頭尾渾圓,像一根細的香腸,外殼油亮且較硬,紅黑環紋相間,腹部密密麻麻的細足有序地波動,帶動身體前行。我只覺得這大蟲子有些不吉祥,就不去惹它,任它們懶洋洋地曬太陽取暖。

晌午,按計劃到了山頂。平日遠眺這山尖刺天似無立足之地,到了實地,卻見相對平坦。這應該是千萬年來風雨修刮的緣故。周邊沒有什么植被,只有勁草在風中抖動。腳下的磐石上埋著一塊標有“測繪點”的圓形鑄鐵,具體做什么用不清楚。不過可以肯定,這是浦城縣的第二高峰,海拔一千六百五十八米!現在,我站在這里,高度又增加了一米多。“山高人為峰”這句話,在此時說是再恰當不過的了。

在峰頂放眼環顧。只見莽莽萬山,近處的蒼翠如洗、遠處的云遮霧鎖,層層疊疊、遙連天際。極目處,是山是云已難以分清,天地似乎融為了一體。偉人毛主席曾用“蒼山如海”的詞句來形容這恢宏的景觀。面對這壯麗的河山,任何人的心靈都會為之震撼,仿佛自己也融入了天地之間。賴五全社長此時的感想如何,不得而知。不過,對自己屬下的山林如此完美,他應感到滿意。起碼這個大隊長因為有這么完美的答案,腰桿已經挺直了不少。這就是當年“令行禁止”、層層負責的執政原則所生的成果。從山林的保護可窺一斑而知全豹。這是題外話,不可沖淡觀感。

俯瞰群山中的山澗及溪流,猶如網絡交織。仙霞嶺南麓豐沛的雨量,加上良好的植被涵養。這里的清流經年不斷,滋潤著山間的一片片小平原,養育著一方勤勞的人們。這是浦城被稱作“福建糧倉”的基本條件。然而,這片片平原所占的比例與莽莽群山對照是那么微不足道。四處散落的山村更只是點綴而已。正是這懸殊而尊規則的比例,使人領悟到大自然的承受能力是很有限的。人們必須以感恩、節制的心態,利用自然、保護自然,遵循大自然的規律,從而保護賴以生存的環境。

山風吹散我的思緒,返程路遠。我們匆匆吃過干糧,就沿著來時的道路返回。與進山時興奮的心情相比,現在已是體力不濟,無暇重溫左右的景物。一路相互關照,總算是平安到達了風景秀美的“東坑”。盡管這里清流、芳草、鮮花、彩蝶依舊,可大家卻再也提不起雅興。稍事休息,在歡快的鳥鳴聲中,我們繼續趕路。

一路無話,“東坑”這四公里的行程很快走完。我們又到了山谷的出口處茶坪。揮手告別這美麗的小山村,撿起放在路旁的自行車,正好是下午的四點半鐘。

隨著鏈輪的蹬動,離福羅山越來越遠,心中莫名的失落感也越來越強。是對山野秀麗風光的依戀、是對莽莽群山的敬畏、是對甘守寂寞山民的崇敬——這里的一切,我久久難以忘懷。心想有機會我還會再來。可惜的是,四十三年來我一直無緣重訪,深感遺憾。當然遺憾是沒有辦法的事。想想,還是應該將這美好的記憶和感受原原本本地記述下來才是有意義的。

相關閱讀:

打印 | 收藏 | 發給好友 【字號
心情版
相關評論
更多>>南浦時政
更多>>省內動態
  • 浦城民生
  • 鄉鎮資訊
更多>>體育娛樂

版權說明   |   聯系我們   |   設為首頁   |   收藏本站

Copyright 2014 FJNJNEWS.CN  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地址:浦城縣五一三路132號
辦公電話:0599-2822949  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  閩ICP備15018385號  
浦城新聞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99-2822296  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 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:0591-87275327.
主辦:中共浦城縣委、浦城縣人民政府  ?主管:中共浦城縣委宣傳部

備案碼35072202010026

快乐十分预测